普京的神秘家庭、女儿和情妇们

“我的确看见过普京,”62岁的帕特里夏·科特卡亚斯说,她是福尔斯霍腾市议会的一名议员,她说这番话时正站在据说普京进过的超市外面。科特卡亚斯回忆说,看到普京时,他在咖啡和茶货架之间的走道上,身旁有保安人员。

“他一副十分小心的样子,”科特卡亚斯说。“我当时心里想,‘这个人有什么毛病?’”(普京的办公室否认有这些的行程。)

帕特里夏·科特卡亚斯说,她在身后的超市看到了普京。
帕特里夏·科特卡亚斯说,她在身后的超市看到了普京。 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到2014年,玛丽亚已成为一名侏儒症儿科专家。她的慈善项目“Elfa-Endo”为患有内分泌疾病的儿童提供帮助,也得到了强大的阿尔法银行的资助,该银行现在已受到制裁。这也许是美国财政部决定惩罚她的原因,财政部认为她领导着“从克里姆林宫获得了数十亿美元国家资助的基因研究项目,该研究由普京亲自监督”。

这些制裁可能会给她的新家庭带来损害。据独立的俄罗斯新闻网站梅杜扎和俄语网站Current Time TV今年4月发的一篇报道,玛丽亚已与乔里特离婚,并与一名在诺瓦泰克天然气公司谋到一份差事的俄罗斯男子再婚。权力很大的寡头根纳季·季姆琴科最近加入了诺瓦泰克董事会。季姆琴科经常为普京家人出面解决问题,他也在制裁名单上。

记者无法联系到玛丽亚请其置评。法森也没有回复记者通过他父亲发给他的置评请求。他父亲从自己家中叫记者“滚开”。荷兰人传统上不用窗帘遮窗户,但法森父亲家的窗户现在遮上了报纸。

3月,法森父亲家的窗户用报纸遮住了。
3月,法森父亲家的窗户用报纸遮住了。 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守纪律”的女儿

普京本人的故事从一开始就似乎充满了用来制造神话的东西。他最初以看来是下一代民主者的身份开始掌权时,曾用一本2001年出版的官方传记来塑造自己作为一个严厉但英勇的顾家男人的形象。他在这本书中讲述了一个故事,他家的别墅因桑拿房出故障着了火后,当时没穿衣服的他以一己之力把全家人救了出来。

“女孩子们在这次事故中受害最深,”普京在书中谈到自己的两个女儿时说。“她们把家中所有的宝贝——所有的玩具、所有的芭比娃娃——都带到别墅来了,那是她们从小积累起来的。玛莎后来告诉我,那之后的几个月她都夜不能寐。她们失去了她们熟悉的一切。”

现在,普京在乌克兰点燃的战争大火可能会让她们再次失去一切。

他的小女儿卡佳也不例外。在普京的故事里,“事实证明,她最守纪律。”

普京写道,“当我大喊,‘每个人都从屋子里出来’时,她马上把勺子扔在桌上,什么都不问,就从屋子里跳了出来。”

2021年,卡捷琳娜·弗拉基米罗芙娜·吉洪诺娃在圣彼得堡参加一个论坛。
2021年,卡捷琳娜·弗拉基米罗芙娜·吉洪诺娃在圣彼得堡参加一个论坛。 Evgenia Novozhenina/Reuters
的确,卡佳似乎更愿意附着在普京的势力范围里,她公开使用的名字是卡捷琳娜·弗拉基米罗芙娜·吉洪诺娃。据报道,她在2013年2月嫁给了尼古拉·沙马洛夫的儿子基里尔·沙马洛夫,老沙马洛夫是普京的亲密伙伴,也是俄罗斯银行的主要股东。婚礼是在普京最喜欢的滑雪胜地之一伊戈拉举办的,那里有如画的冬景,人们还把基里尔和卡捷琳娜的名字写在了雪地上。

2020年,梅杜扎网站和另一家名为Important Stories的俄罗斯独立新闻机构获得了沙马洛夫用电子邮件发给住在荷兰的玛丽亚、乔里特和他们儿子的婚礼邀请。邀请函称,婚礼上将有室内滑冰和激光表演,还有一个仿造的俄罗斯乡村,里面有各种表演。

卡捷琳娜本人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表演者,她对特技摇滚舞充满了激情。2013年,她曾和舞伴伊万·克里莫夫参加了布吉伍吉世界特技摇滚舞大师赛,克里莫夫让穿着紧身连衣裤和白色运动鞋的卡捷琳娜在空中快速翻转。
卡捷琳娜与普京的亲信尼古拉·沙马洛夫的儿子基里尔·沙马洛夫结婚。
卡捷琳娜与普京的亲信尼古拉·沙马洛夫的儿子基里尔·沙马洛夫结婚。 Sergei Karpukhin/Reuters

“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普京的女儿,”埃迪利奥·帕加诺说,他经常在卡捷琳娜参加的比赛中担任评委,但他说,自己从未感到过要给她打高分的压力。

他说,卡捷琳娜“怎么说呢,不是一个杰出的运动员,但她真的很认真,实实在在地参加每场比赛”。帕加诺说,她从不提自己的出身,她是个“非常矜持、非常善良、脸上常挂着微笑、有礼貌”的女人,她主要用英语交流。

2014年左右,帕加诺与她一起在瑞士的世界摇滚联盟执行委员会工作,她在那里担任业务扩展和营销副总裁。他说,她很少参加会议,但参加会议时,总是有两名保镖陪同。

那时,她正忙于更重要的事情。2015年,俄罗斯商业咨询媒体集团报道说,她去瑞士不是为了参加舞蹈比赛,而是与沙马洛夫一起参加达沃斯论坛的“俄罗斯专场”。

卡捷琳娜于2014年参加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世界摇滚舞联盟比赛。
卡捷琳娜于2014年参加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世界摇滚舞联盟比赛。 Jakub Dabrowski/Reuters

普京在2011年俄罗斯电视采访中不小心说漏嘴,提到卡捷琳娜在圣彼得堡大学主修东方学。但当她在2015年小心翼翼地进入大众视野时,她是一本数学教科书和六篇科学论文的作者,其中包括一篇关于太空旅行和身体如何对零重力做出反应的论文。她的合著者、莫斯科国立大学校长维克多·萨多夫尼奇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然而,她不仅仅是一名学者。卡捷琳娜还是研究机构“创新实践”基金会的负责人,该机构旨在赞助和支持年轻科学家,它的部分资金来自国有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路透社发现,“创新实践”基金会的董事会有许多普京的亲信和前克格勃官员,其中包括1980年代普京驻扎德国德累斯顿期间与普京一家住同一公寓大楼内的一些人。到2014年,她得到莫斯科国立大学副校长的头衔,担任商业部门联络员,帮助监督了该校耗资17亿美元的扩建工程。

随着她的职业发展,她丈夫的财富也在增长。基里尔·沙马洛夫从季姆琴科——与普京有联系的寡头,帮助他的家族出面摆平各种问题——手中收购了俄罗斯领先石油和石化公司约30亿美元的股份,并成为其最大股东之一。这对夫妇还以未公开的价格从季姆琴科那里收购了位于法国比亚里茨的一座海滨别墅。(3月,俄罗斯活动人士闯入该别墅,并试图将其提供给乌克兰难民。)

2018年,卡捷琳娜出现在俄罗斯电视节目中,该节目称她为“‘创新实践’基金会主任和莫斯科国立大学复杂系统数学研究所副所长”。在这段节目中,当她讲话时,背景是一幅人类头部连接电极的电脑绘图。(美国财政部对她实施制裁的原因是,她是“一名技术主管,其工作”支持俄罗斯政府“和国防工业”。)

3月,在法国比亚里茨,俄罗斯活动人士闯入了普京的女儿卡捷琳娜的别墅,并试图将其提供给乌克兰难民。
3月,在法国比亚里茨,俄罗斯活动人士闯入了普京的女儿卡捷琳娜的别墅,并试图将其提供给乌克兰难民。 Gaizka Iroz/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那一年,彭博社报道这对夫妇离婚,他们拥有的资产加起来将近20亿美元。美国对沙马洛夫实施制裁,认定他是卡捷琳娜的“前夫”。她的真爱似乎仍然是舞蹈。2019年,她成为俄罗斯世界舞蹈运动联合会的理事会成员。

但世界摇滚联盟主席米里亚姆·凯尔潘·伊扎克表示,卡捷琳娜不再与该组织有任何关系。“我和她没有任何联系,”她说,并补充道,“她不再活跃参与了。”

普京生活中的其他女性

普京的战争还迫使其他与之有关系的子女退出他们喜欢的公共活动。

伊丽莎白·弗拉基米罗芙娜·克里沃诺吉赫的父名表明她是弗拉基米尔的女儿,她是一名19岁的女孩,通过大肆宣扬与普京潜在的关系,在Instagram上获得了数以万计的追随者,她的帐号上全是她含蓄地隐藏脸部的照片。她被称为路易莎,在采访中,她承认自己长得很像普京,并说如果总统站在她面前她会问他:“怎么会这样?”但战争带来了愤怒的关注,她的帐户突然消失了。

路易莎是47岁的斯韦特拉娜·克里沃诺吉赫的女儿,她曾是圣彼得堡的一名清洁工,据称通过与普京的关系变成了房地产大亨、普京的私人银行俄罗斯银行的董事会成员和伊戈拉滑雪度假村的股东。普京的二女儿卡捷琳娜在这个滑雪胜地举办了婚礼。

鸟瞰摩纳哥。据信与普京有过恋情的斯韦特拉娜·克里沃诺吉赫和她的女儿伊丽莎白·弗拉基米罗芙娜·克里沃诺吉赫住在摩纳哥。
鸟瞰摩纳哥。据信与普京有过恋情的斯韦特拉娜·克里沃诺吉赫和她的女儿伊丽莎白·弗拉基米罗芙娜·克里沃诺吉赫住在摩纳哥。 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21年,潘多拉文件的曝光——从离岸金融公司泄露的数以百万计的文件——以及普罗克特网站早些时候的一项调查显示,斯维特拉娜的身价估计约为1亿欧元,约合1.05亿美元,其中包括一套价值375万美元的摩纳哥公寓。普罗克特网站随后在俄罗斯被封禁。

由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创立的俄罗斯非营利组织“反腐败基金会”的调查负责人玛丽亚·佩夫奇赫确信,普京与情妇生了孩子,她们在国外过着奢侈的生活。

她指出,有文件显示,这些女性及其家人拥有奢侈的财富,她还指出财产记录显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一家子公司给卡巴耶娃的母亲和克里沃诺吉赫的母亲都提供了豪华公寓,这些公寓在莫斯科的同一座大楼内。

在蒙特卡洛的地标性赌场,可以看到俄罗斯人坐上高级跑车,不久前的一个下午,那里公寓楼的居民对到访的记者表示,他们从未见过克里沃诺吉赫或她的女儿。门卫说她不住在那里。

在蒙特卡洛,克里沃诺吉赫和女儿可能住过的的公寓楼。
在蒙特卡洛,克里沃诺吉赫和女儿可能住过的的公寓楼。 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4月22日,卡巴耶娃——据称她是普京的现任情妇,还有人说她是他的新婚妻子——出现在莫斯科,参加她一年一度的爱国体操活动“阿琳娜节”。她是国家媒体集团的顾问成员,该集团由强大的寡头尤里·科瓦利丘克控制,她在象征普京战争的“Z”形标志前集会,支持入侵乌克兰。

瑞士和国际新闻媒体经常将以下作为既定事实报道:居住在瑞士的卡巴耶娃于2015年在卢加诺附近的圣安娜诊所生下了普京的孩子,当时普京有八天未公开露面。(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当时说:“这与实际情况不符。”)

卢加诺的诊所拒绝置评。最近的一个下午,该诊所朴素整洁的大厅里坐满说俄语的孕妇。俄罗斯报纸2019年的一篇报道称,卡巴耶娃生下双胞胎的消息从网络上消失了。

2018年,前奥运体操运动员阿琳娜·卡巴耶娃。她可能是普京的现任情妇,也有说法称她是他的新婚妻子。
2018年,前奥运体操运动员阿琳娜·卡巴耶娃。她可能是普京的现任情妇,也有说法称她是他的新婚妻子。 Getty Images

在卢加诺附近,居民们确信她曾经住在卢加诺的帕拉迪索社区俯瞰湖泊的玻璃豪华建筑中,受到严密保护。

“我知道她住在这里,”在该街区一家美容院工作的乌克兰女子奥列娜·乌特金娜说。一些人非常肯定卡巴耶娃住在那里,以至于他们试图将她赶出去,并散发请愿书,要求瑞士“采取行动,让阿琳娜·‘爱娃·布劳恩’·卡巴耶娃与她的‘元首’团聚。”

但大楼的门卫说,他在那里工作了10年,从未见过叫这个名字的人。豪华富人区科利纳多罗深受该市俄罗斯人欢迎,这里没有人在咖啡馆里见过她。而据传二人所生的孩子也从来没有公开出现过。

据信卡巴耶娃曾在瑞士卢加诺的一栋带绿色玻璃的豪华公寓楼里居住过。
据信卡巴耶娃曾在瑞士卢加诺的一栋带绿色玻璃的豪华公寓楼里居住过。 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瑞士一所美国名校的主任比尔·艾希纳说,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俄罗斯新学生的申请,这些申请将根据不断增长的制裁名单进行审查。

附近俄罗斯东正教教堂的教友当中,没有一个人说他们见过卡巴耶娃,那里的乌克兰难民表示,如果他们看到了,他们会避开她。

“如果瑞士能没收她的财产就好了,”25岁的卡捷琳娜·查普林斯卡说,她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和她十几岁的妹妹一起逃到了瑞士。包括34岁的维多利亚·布西在内的一些俄罗斯人也表示,他们不希望见到卡巴耶娃。布西说她曾经支持普京,但现在发现他不再神秘,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战争罪犯。

“他破坏了俄罗斯的声誉,”她说。

在卢加诺的一个俄罗斯东正教教堂,前来参加周日礼拜的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
在卢加诺的一个俄罗斯东正教教堂,前来参加周日礼拜的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 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