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的秘密乌克兰之行

乌克兰官员了解社交媒体和西方媒体的头条新闻中所蕴含的情感力量,并在最近几天邀请了各种西方官员——以及波诺——进入该国。据第一夫人的发言人迈克尔·拉罗萨说,在拜登博士计划对东欧进行为期四天的访问数天前,他们联系了泽连斯卡娅,提议在乌克兰与她会面。

如此高风险的访问对在任第一夫人来说是罕见的;她们通常不去战区,上一位独自前往战区的人是劳拉·布什,她在2008年访问了阿富汗。拜登博士是一名全职英语教授,到目前为止,她作为第一夫人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旅行,敦促美国人接种疫苗,支持社区大学,或者宣传拜登的社会支出计划。

到目前为止,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发言相对较少,但她在周日全力呼吁结束战争是一个起点,表明拜登政府在不与莫斯科全面开战的情况下,为打击俄罗斯侵略所采取的更大胆、更广泛的措施。

像她的很多前任一样,第一夫人将母亲这个角色定位为自己的核心身份,这一次,她得到机会,利用她的办公室来强调乌克兰战争的现实:根据联合国数据,多达90%的流离失所者是妇女和儿童。

44岁的泽连斯卡娅是战争开始后第一批流离失所者之一。

就在第一批俄罗斯导弹落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几天后,泽伦斯基发表讲话说,他知道如果俄罗斯占领乌克兰,自己是第一个暗杀目标。他说,他的妻子和孩子——17岁的亚历山德拉和九岁的基里洛是“二号目标”。从那以后,泽连斯卡娅的行踪一直保密。

周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左)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乌克兰基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
周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左)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乌克兰基辅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 Sergei Supinsky/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作为第一夫人,泽连斯卡娅曾经关注乌克兰女性赋权、扫盲和文化等问题。现在,她和丈夫一样,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让世界关注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上。拉罗萨说,她在4月给拜登博士写信,表达对乌克兰公民情绪健康的担忧。

拜登博士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担忧,在镜头前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询问人道主义组织工作人员是否有能力为遭受战争创伤的妇女和儿童提供支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