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停摆后,失去工作的数百万中国人

快递员是仍被允许继续工作的少数工种之一,他们不得不在放弃收入与冒下不能回住处的风险之间做出选择。有些人选择了修建隔离设施或在隔离设施打工的高风险岗位,结果自己却感染了病毒。
上海官员已承认,无家可归者的人数封控期间有所增加。地方当局和中央政府都已承诺提供支持,但仍有许多问题。
李克强宣布扩大失业补贴时,并没有具体说明政府将提供多少钱。(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称,政府今年为失业补贴提供了约617亿元的拨款。)也没有说明工人们将如何拿到补贴。虽然中国有失业保险,但许多农民工不符合参保条件或不知道如何申请。

汽车配件厂工人曾先生说,他不知道李克强说的话,也从未听说过失业保险。他希望解除隔离后能找到工作,但他知道,他也许不得不回到贵州老家。

“我得看看工厂是否重新开工。如果开工,我就去工厂,”他说。“如果不开工,我也没有办法。”

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不太可能遇到任何大的政治风险,香港维权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研究员艾丹·周说。农民工的痛苦虽然严重,但可能将随着个别城市封控措施的缓解而减轻。政府还承诺投资基础设施项目,这将提供更多的建筑工作岗位。农民工一般没有多少政治权力,如果他们抱怨的话,地方官员能让他们噤声。

安徽的一条组装线。长期以来,中国领导人的大部分政治权威建立在他们对经济繁荣的承诺上。
安徽的一条组装线。长期以来,中国领导人的大部分政治权威建立在他们对经济繁荣的承诺上。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更棘手的可能是白领就业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上海封城遭到抵制是因为那里住着大批受过高等教育的居民,即使在中国高度控制的环境中,他们也更习惯于发表意见。3月下旬,一个中产阶级社区的居民曾聚集在户外抗议并高呼,“我们要吃饭!我们要上班!”

尤其令人担忧的是中国不断壮大的大学毕业生队伍。多年来,政策制定者们一直在担心如何确保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但今年的就业缺口尤为严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