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清洗“外国代理人”,异见人士被迫流亡

不久前的一天,当卡伦·沙欣扬打开自己的Facebook页面,发现上面全都是“恭喜!”的消息,仿佛在为他庆生。还有人向他表达了同情。

作为俄罗斯同性恋权利倡导者和记者,沙欣扬花了点时间才消化了这些矛盾的信息:原来,克里姆林宫刚刚给他打上了“外国代理人”的标签——许多反对派人士都认为这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但同时这也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复杂起来。

政府用这个标签来排挤、打压反对派人士和组织,相当于给他们打上国家公敌的标记。自2020年底俄罗斯首次启用此标签以来,已有400多个个人或组织被定性为外国代理人,现在每到周五都有新名单公布。政府不会给予任何事先警告或解释。

分析人士与反对派人士表示,这种定性是一种加大镇压力度的方式,正是这种镇压导致俄罗斯流亡海外的人数激增。

根据沙欣扬自己的推测,与他处境相似的人应该有很多。就在那一周,外国代理人名单上的另外七人还包括一位知名政治学者;一档高人气采访栏目的记者;还有一位经常讽刺普京总统的知名漫画家。

这些俄罗斯人许多都是活动人士和反战人士,在3月逃离俄罗斯后,他们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处公寓里聚会、分享信息。
这些俄罗斯人许多都是活动人士和反战人士,在3月逃离俄罗斯后,他们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处公寓里聚会、分享信息。 Sergey Ponomare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些上了名单的人——比如沙欣扬——已经离开了俄罗斯,这个标签的意义似乎就在于迫使他们远离祖国。“他们想要挤压活动人士的生存空间,不是杀害他们或是将他们关进监狱,而是将他们挤出国境,”他在柏林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上个月他从俄罗斯逃到那里。

这些被赶走的人加入了自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成千上万逃出国的俄罗斯人大军,这一大批人术业有专攻、受过高等教育,他们决定宁可去流亡,也不愿生活在威权统治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