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正在新疆化吗?

这些老年人如果待在家里或医院得到适当的照顾,很可能会好得多。相反,因为政府下令“应收尽收”,他们最终被关进了隔离中心。

在新疆部署的社会管控机制将监控技术和基层组织结合起来,据学者和人权活动人士称,随着上海和其他地方进行封锁,中国政府正在坚定地朝着这一方向发展。

“确实担心中国会变得更像新疆或朝鲜,”人权观察高级研究员王松莲说,她在新疆的镇压问题上做过大量研究。“从2013年开始观察习近平,”她谈到中国最高领导人时说,“我认为新冠疫情控制几乎就像是深化镇压的里程碑。”

几乎所有中国人的手机上都有健康码,可以显示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并决定他们的行动范围。一些人担心政府会保留这个系统,在新冠疫情之后继续使用。例如,政府可以把健康通行证变成安全通行证,标记出“麻烦制造者”,以限制其行动。

像新疆的穆斯林一样,上海等许多城市的人民在封城中失去了权利和法律的保护。

河北省北部一个城市的社区工作人员要求居民交出钥匙,以便从外面把他们锁起来,这一事件成了大新闻。在上海,居民检测呈阳性后,社区工作人员用消毒剂喷洒公寓内部,尽管没有科学证据表明消毒剂可以杀死新冠病毒。在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和社交媒体微博帖子中,一名女性记录了一群警察如何破门而入,将她带到集中隔离点,尽管他们无法提供新冠病毒检测报告。根据她的帖子,数小时后她的新冠病毒检测为阴性,然而她已经在方舱里了。

南方城市深圳的一名律师告诉我,在居家隔离期间,他的公寓门前被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今年一位邻居检测结果呈阳性后,他的公寓楼被锁住,这让他非常愤怒。他无能为力。他买了一架梯子,这样下次就能逃走了。

上海,摄于上个月。
上海,摄于上个月。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一些律师和法律学者表示,一些疫情防控措施是明显违反法律的。北京法学教授赵宏写道:“法治的失序是一种远比生物学瘟疫更可怕的社会性瘟疫。”
领导层中没有人听得进去。他们也没有听取医学专家关于中国应该重新调整其清零政策的意见,因为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种比以前版本温和得多,尽管传染性更强。他们也不听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对潜在衰退的担忧。许多带有专业观点的文章都遭到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