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能因为封锁而暂停”:上海民众在混乱中志愿互助

但最近上海的病例激增已让该市5万名社区干部不堪重负,居民难以获得食物、医疗甚至宠物护理。在愤怒和沮丧中,一些人决定自己行动起来,自愿帮助那些中共无力或不愿帮助的有需要的人,在这样的危机时刻,该党的合法性正在经受考验。

“中国共产党的一个主张是,只有它才能为中国每一个人提供基本的秩序和生计,”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政治学教授史宗瀚说。对于现在希望获得食物和其他基本生活用品的上海居民来说,“他们对这些主张的信心可能已经减弱,”他说。

周一,在上海封锁期间,一名外卖骑手经过新冠病毒检测点。
周一,在上海封锁期间,一名外卖骑手经过新冠病毒检测点。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在上海,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人在60岁以上,居民特别担心老年人被遗忘。许多老年人不使用智能手机,没有微信,也没有给生活提供方便的网购应用程序。他们不能出门,与日常生活隔绝。

“我真的看到一些老年人蛮困难的,”周丹立(音)说,他住在市中心的一个高档小区,是一个临时志愿者小组的成员。该小组轮班帮助居民将货物从大堂送到家门口。

周丹立说,在他轮班时,有一次他敲门,里面的一位老年男性似乎说话困难。他说想要看看老人的电话,然后找到了他女儿的联系方式,她住在城市的另一处。周丹立让女儿与大楼里的几个微信群取得联系,邻居们正在群里购买食物和组织送货。

“楼里有不少独居老人,”周丹立说。“团购让人头大——连我也花了些时间才搞明白这个系统。”

大都市上海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这里的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而现在数以万计的新志愿者有着越来越强的社区意识。许多人表示,在疫情暴发之前,他们对同事比对邻居更熟悉。

4月,上海封锁期间,人们将政府分发的食物分发给小区居民。
4月,上海封锁期间,人们将政府分发的食物分发给小区居民。 Liu Ji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31岁的伊文·毛是上海一家科技公司的项目经理,在奥密克戎变异株开始在她的城市肆虐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去认识邻居。在小区有人检测呈阳性后,她惊慌失措,填写在网上找到的一个表格以寻求帮助,这个表格专门用于将人们与上海各区的志愿者联系起来。

毛女士很快接到了住在楼上的一名中年志愿者的电话,他说想探视她。在那次经历之后,她报名帮助分发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