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威胁和挑战,纽约唐人街华人社团能否复兴?

商业房地产经纪公司阿里尔置业顾问的执行副总裁迈克尔·托托里奇说,唐人街喜欢低层建筑的分区规划,还有大量受租金管制的建筑,这也让投资者望而却步,

最近的开发项目——包括在双桥附近一个主要以低收入者为主的社区盖的近260米高的豪华公寓楼——已在挑战价格纪录,重新激起了开发商对唐人街的兴趣。

“甚至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我就一直认为,该地区一定会成为下一个目标,”托托里奇说。

住房和社会服务组织亚洲人平等会的负责人俞思亮说,虽然几十年来,唐人街没有华人社团出售过房地产,但出售的压力越来越大。

“有些华人社团拥有的是有百年历史的老建筑,需要大量的维修经费,而这些社团没有雄厚的资金,”他说。

小型商用楼和公寓楼的所有权变化可能对租户不利,许多租户在疫情期间与房东达成了降低租金的协议。

宰也街的丁氏礼品店自从60多年前开业以来一直是同一个房东:新会同乡会。这家店就位于同乡会所在建筑临街角的一层,同乡会成员的老家是广东省的新会。

宰也街18号的丁氏礼品店老板丁明明与女儿乔娜。这家店的房东新会同乡会同意,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将每月3000美元的租金减半一年。
宰也街18号的丁氏礼品店老板丁明明与女儿乔娜。这家店的房东新会同乡会同意,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将每月3000美元的租金减半一年。 Jingyu L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店主之一丁明明说,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这家店被迫停业了六个月,但新会同乡会同意将每月3000美元的租金减半一年,让商店的经营喘过气来。新会同乡会大楼的管理员确认了这个安排。

丁女士说,“他们很人性化——愿意配合我们。”她还表示,附近有几家店因为房东在租金上不灵活而永远停业。

大多数华人社团靠商业租户的租金来支付运作费用。“它们拥有建筑不是为了投资,而是让社团有个活动场所,”现年72岁的退休会计师伍锐贤说。他还拥有一家幸运饼干和咖啡生意,并曾任历史悠久的台山宁阳会馆的主席。

台山宁阳会馆前主席伍锐贤,该会馆的主馆地址是莫特街33号。
台山宁阳会馆前主席伍锐贤,该会馆的主馆地址是莫特街33号。 Jingyu L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这些华人社团的大多数长期成员来说,这些建筑代表着前辈们的牺牲和劳动,最重要的是,它们是家,现年76岁的于金山说,“它们是聚会的地方。”于金山不久前曾任纽约中华公所主席,中华公所是许多华人社团的综合机构。

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一些华人社团成了社区的生命线。中华公所曾举办食物赈济处,还协调过新冠病毒检测和疫苗接种工作。中华公所下属的几个地方公所还组织过抗议纽约各地针对亚裔暴力事件上升的集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