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冷战时代,亚非拉国家拒绝“站队”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它在拉丁美洲最坚定的支持者委内瑞拉接待了一个高级别的美国代表团。尼加拉瓜是最早支持俄罗斯承认乌克兰东部分裂地区的国家之一,但自那以后,它的热情有所缓和。

在3月联合国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投票中,古巴没有支持莫斯科,而是投了弃权票,尽管古巴和尼加拉瓜后来拒绝了把俄罗斯从人权理事会除名的努力。

内华达大学古巴问题专家雷娜塔·凯勒说,“他们试图保持微妙的平衡,既不赞美入侵,又不明确谴责入侵,并且主张和平。”

最引人注目的对冲来自非洲,在3月的联合国投票中,非洲国家占弃权国家的近一半。

“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打仗,”坦桑尼亚总统萨米娅·苏卢胡·哈桑在接受采访时说,她指的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她又说,她“不确定”冲突中是否有明显的侵略者。

泰国在平衡大国关系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它的军队与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的军队一起训练,并分别从这三个国家购买武器,都是该传统的一部分。灵活的外交手腕曾使泰国成为该地区唯一没有遭受殖民的国家。

2017年1月,椭圆形办公室,时任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2017年1月,椭圆形办公室,时任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曾把泰国作为越南战争的集结地,目前两国关系的疏远也源于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的政治血统,他在八年前的一场军事政变中上台。

“尽管泰国目前可能是一个民主国家,但它本质上是一个专制国家,”泰国纳黎萱大学国际事务讲师保罗·钱伯斯表示。“像这样的政权会有专制的伙伴,包括在莫斯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