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官方新冠死亡人数引发质疑

缪晓辉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为什么不可以考虑走一条‘清零’与‘躺平’的中间路线呢?”

他的原文已遭删除。

执行封控措施的负担

今年3月初,随着疫情进一步扩大,上海普陀区人民医院的工作人员被派往当地社区对居民进行多轮病毒检测。据两名了解情况的人士说,他们的工作时间很长,几乎没有时间休息。由于担心遭到报复,这两人要求不具名。

据这两人说,普通外科的一名马姓护士(两人都要求时报不给出这名护士的全名)开始感到不适,皮肤上出现了紫色斑块。马女士40岁,最终被诊断患有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这种疾病会导致身体停止产生足够的血细胞。两人表示,虽然还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但医生认为马女士的病与疲劳有关。她已于4月6日去世。

记者打电话给马女士工作的医院询问她的死讯时,一名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说,她没有相关信息可提供。

负责对街道进行封控的社区官员也因工作量过大而筋疲力尽。在网上广泛流传的据说是居民与官员的通话录音中,官员表达了沮丧或无助的情绪,
3月,上海一名筋疲力尽的封控工作人员。
3月,上海一名筋疲力尽的封控工作人员。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周四,当局证实了上海卫生官员钱文雄的死亡。虽然他们没有给出死因,但一份官方小报的前主编胡锡进在社交媒体上写道,钱文雄死于自杀。

“这一悲剧显然加剧了上海防疫让部分基层人员不堪重负的印象,”胡锡进写道。

随着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继续传播,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类似传染性更强、但所引发的疾病似乎没有那么严重的变异株,对这些严苛防疫措施的代价进行权衡的必要性只会越来越大。

“这不是最后一次,”牛津大学的陈铮鸣在谈到上海的封城时说。“我认为,需要对这种做法进行适当的评估,以尝试找到一种减少危险的方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