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臭了,睡不着”:在上海方舱隔离的13天

截至4月9日,上海已将公立学校、新建高层办公楼等100多个公共场所改建为方舱医院。官员们上周表示,他们准备了逾16万张床位。
上海浦东区张江纳仕人才公寓的开发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由于政府有关部门要征用九栋建筑用作隔离设施,开发商通知39户家庭需要搬迁后,周四小区爆发抗议。
程女士在电话采访中说,刚到会展中心的时候,感觉这里很大、很冷、很空旷。程女士是一名20岁出头的学生,她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写下了自己的经历
上海分发的早餐
上海分发的早餐 Leona Cheng
被隔离的上海居民用纸盒挡住强光
被隔离的上海居民用纸盒挡住强光 Leona Cheng

日光灯很刺眼,但她还是试着休息一下。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大厅里突然挤满了人。

程女士说,没有自来水,也不能淋浴,所以她和其他人每天都会围着几台饮水机,给发的粉红色塑料洗脸盆加水。人太多,移动马桶很快就满了,郑女士说她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喝水了,这样就不用那么频繁地上厕所。

程女士说,即使有人找到办法关掉泛光灯,到了晚上还是很难入睡。人们到了晚上会大声抱怨并发泄情绪。

她说:“很多人抱怨,有些人大喊太臭了,睡不着。”

医疗人员。
医疗人员。 Leona Cheng

由于担心她的母亲会担心,程女士没有告诉她自己在方舱。她说不能进行视频通话,对于在隔离区的日常生活,她只给出一些模糊的回答。一位附近床位的女性在与女儿通话时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当这两个女人发现她们有同样的秘密时,两人相视而笑。

程女士说,她很难面对这样一个把她当作数字对待的隔离系统。如果自己想要什么,就必须去找她所在区域的护士或医生。但他们都太忙了,很难得到任何帮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