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奔波不停


詹姆斯•布莱德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2020年4月的一个下午,我从棚子里拿出一根旧竹竿,把它切成了115厘米的长度。立在地上,它的长度大概是到我胸部高度的一半。我把它搁在花园中的一小片灌木丛生的土地上,花园位于希腊的埃吉纳岛(Aegina)上。竹竿的一端挨着一株看上去很强韧的蒲公英,另一端朝着北方。随后我用泥铲把蒲公英挖了出来,再把它重新种进竹竿另一端的土里。对人类来说,这是一小步的距离,但对蒲公英而言却是一次不小的跃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