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间必有一战?陆克文新书试图给出答案

陆克文的职业之路显然是非正统的。离任后,60岁的他进入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习近平的世界观。(根据一份报告,耶稣学院的学生委员会通过了一项调皮的议案,允许陆克文全权使用本科生的台球桌。)陆克文访问中国超过100次,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是为数不多的有机会亲自认识习近平的外国政客之一——先是作为外交官,当时习在厦门担任初级官员,以及后来担任副主席期间;有一次在堪培拉,两人坐在壁炉旁用中文交谈了几个小时。这些谈话和从他的旅行中收集到的其他印象让陆克文对中国的文化触发点有了一种难得的感受。“我们避免战争的最佳机会,”陆克文写道,“是更好地理解对方的战略思想,并构想一个美国和中国能够竞争共存的世界,即使处于相互威慑强化的持续竞争状态下。”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阴影下,这一任务显得尤为紧迫。支撑美国世纪的“二战”后秩序似乎正在瓦解,取而代之的是19世纪风格的强权政治。此外,俄罗斯是一个相对较弱的国家,经济规模小于意大利。如果莫斯科通过外交手段或在战场的进展,成功说服北京加入它重塑这一秩序的努力,全球格局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习近平比他的前任更努力地讨好俄罗斯领导人,通过暗示两国是同道并加强联合军事演习来奉承普京。他曾称俄罗斯总统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会在普京生日的时候打电话给他。

陆克文
陆克文 Martha Stewart

然而,直到现在,习近平一直满足于让普京扮演破坏者的角色,而中国则在耐心等待时机。陆克文指出,这位中国国家主席“认识到莫斯科准备采取比中国更冒险的行动,这其中有着巨大价值”——不仅在乌克兰,在叙利亚也是如此。然而,中国一直在悄悄地努力重组战略棋局。例如,在2012年至2017年期间,它投资逾900亿美元,在一条穿越北极、名为“东北航道”的海上航线建设港口和海岸警卫队枢纽。这条航线把亚欧洲航程缩短将近5000英里(约合8000公里),可节省两个多星期的时间。这条路线还可以让中国军队避开马六甲海峡,那是易受美国海军攻击的瓶颈。

在表述这一切的过程中,陆克文这本书的结构就像一份白皮书或政策概要——充满了有用的事实和犀利的分析。但有时我希望他能把政策专家的帽子放在一边,讲一些故事。我们得到了大量可以充当总统每日简报的好素材;如果能多听听他边喝啤酒边讲的那种故事就太好了。几乎没有人像他那样,有那么多和中国官员们接触的好机会,而这些接触本可能会被证明与情报简报一样具有启发性。他顺便提到,当江泽民还是党的高级官员时,自己曾听过他在悉尼歌剧院空荡荡的舞台上高唱一曲——但他只用一两句话来描述这一场景。他还三言两语地讲述了一个与几位中国将军喝了“不少茅台”的醉人夜晚,但除了这些人在东海问题上表现出高度的“专业审慎”外,他几乎没有描写任何其他内容。

然而,这本书并不过于学术化。它没有脚注、尾注或参考书目,让读者不知道书中的材料究竟是来自报纸上的文章、他的“众多研究助理”(致谢中列出了11个)之一提供的论文,抑或只是与中国朋友的一次谈话。《可避免的战争》涵盖了广泛的主题——从完美半导体的竞争到中国主权信贷流向厄瓜多尔的美元数字。如果读者想就任何特定主题进行更深入研究,可能会感觉无所适从。

然而,陆克文论点的核心仍然是无可指责的:与中国爆发全面战争的后果严重得令人难以想象。美国政治家迪安·艾奇逊——他从未完全从他在朝鲜战争中扮演的角色中恢复过来——喜欢抱怨说,美国人常常把外交政策问题看作是“头痛”,只要“吃点药”就能让它们消失。陆克文比大多数人都要清楚,至少在短期内,习近平和他的变革性世界观不会消失。头痛是慢性的,如果美国人希望控制这种痛苦,他们需要动用所有的聪明才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