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军的炮弹和围困下,来自马里乌波尔的声音

——卡丽娜(不愿透露姓氏),25岁,管家

最可怕的时刻发生在炮击的最初几天。有一天,我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我想出去看看邻居们是否安然无恙。我只看到邻居的鞋子掉在地上,听到他尖叫:“不要出来。不要到这里来。”我以为有人死了或者他受伤了。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对面的房子被炮弹击中。大楼前的一具尸体一个多星期都没有被移走。

3月15日,我们设法离开。我们从马里乌波尔开车170英里(约270公里)到扎波罗热,大约走了15个小时。俄罗斯人拿着机关枪站在检查站,检查我们的文件、箱子和手机里的东西。幸运的是,他们放我们走了。

几天前,我看到了一段视频和一张照片,上面是我的房子已经被轰炸了。俄罗斯的“解放者”把我从家庭和工作中解放出来。他们摧毁了我的城市。我不知道我的朋友、邻居、同事和学生是否还活着:他们有人躲在大楼地下室里;有人在剧院里。

——玛丽安娜·萨延科,51岁,教师

在我们的西边不远处有一个叫伊里切维茨的体育中心。有一段时间,这一带的炮击变得不那么频繁了,所以我们决定可以朝那个方向走。我们在房子之间走了4英里多(约6.4公里),避开了开阔的区域。我们开始离开马里乌波尔的时候,有人(可能是俄罗斯人)向我们开枪。爆炸声就在附近,但我们都没有受伤。我们下了车。再往前走一点,我们看到了被摧毁的军事装备和一个检查站。我们又听到了炮火。就在这座城市出口处的高速公路上,一个要离开马里乌波尔的人设法让我们上了他的车。我们刚离开城市,一发炮弹就击中了我们住过的宿舍。

——伊戈尔·扎哈罗夫,22岁,学生

在学生宿舍的阳台上做饭。
在学生宿舍的阳台上做饭。 Egor Zaharov

3月7日晚上,炮击开始了,来自非常近的地方,声音很大。我们跑到地下室,一些邻居和孩子们也藏在那里。有一次我们听到刺耳的呼啸声,然后是一声巨响。我们的家就在那个晚上被摧毁了。地下室——我们的藏身处——被破坏了。我们看到孩子们脸上有血。祖母的房间门被堵上了,我们在挖的时候害怕极了。

我们对获救不抱任何希望。我们被所有人抛弃了。我妻子的叔叔在炮击中受了重伤,附近医院传来的消息让我们感觉天要塌了:他们救不了他,最后他因失血过多而死,我们把他埋在了后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