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的“魔幻”隔离:一名华人律师的回国探亲之旅

“对我来说这个像一场噩梦一样,”薛良权在加州接受采访时说。他本月早些时候回到加州,并在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写了一篇关于他的经历的文章

“如果说我不把它记录一下,那就真像一场梦一样了。1月1号我在洛杉矶的床上做了个噩梦,我4月1号醒来还是在洛杉矶床上。好像这段时间没有了一样。”

薛良权最初在广州的隔离酒店。房间令他感到惊喜——它甚至还有一个大按摩浴缸。
薛良权最初在广州的隔离酒店。房间令他感到惊喜——它甚至还有一个大按摩浴缸。 Xue Liangquan
两年多来,中国一直坚持世界上最严格的防疫隔离措施,坚定不移地追求清零。武汉这个大流行病开始的城市曾被封锁了两个月。上海目前正在抗击该市最严重的一波新冠疫情,已经停摆了两周。进出中国的国际旅行几乎不存在
这些限制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多争论。就连薛良权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的发文也引起了两极化的反应:有的读者表示惊恐,有的人说这是喜剧电影的极佳素材,还有人抨击薛良权根本不该回国,谴责这是一个自私的决定,有可能带来病毒。

出生在中国并于七年前移居美国的薛良权毅然保持中立。

“我没有埋怨任何人的意思。任何人、政府、机构,”他说。“怨的是我个人太倒霉了。”

薛良权在隔离期间给他的父母拍了食物照片,向他们表明他吃得很好。
薛良权在隔离期间给他的父母拍了食物照片,向他们表明他吃得很好。 Xue Liangquan

他命运多舛的旅程始于1月2日,当时他携阴性核酸检测结果从洛杉矶起飞。在广州,他再次接受了检测,然后被送往隔离酒店。他的房间让他感到惊喜——房间里甚至还有一个大按摩浴缸。他想,也许接下来的几周就像是一个小型假期。

但事实并非如此。就在他准备躺下休息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通知他在机场的检测呈阳性。救护车将把他送往医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