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布查:笼罩在恐怖中的一个月

她推测,这些暴力行为是为了报复乌克兰抵抗运动,但也可能是俄罗斯士兵将性暴力作为针对乌克兰妇女的战争武器。

步行取水导致送命

自3月初以来,这座城市一直没有电、没有自来水、天然气和互联网,数以千计的居民仍待在家中,生活在极低的温度下,穿着衣服,盖着毯子睡觉。

在四月初收集尸体的墓地工作人员说,一家养老院里有六人死于饥饿。大厅冰冷刺骨,四个死者聚集在花园对面的一间阳光房里。在隔壁的房子里,这些工人砍倒树枝,取下一名上吊自杀的女性的尸体。

在3月中旬的10天里,20岁的泰蒂安娜·西卡和父母一起步行去看望祖母。她的房子里燃着柴火,还有一个可以烧水和做饭的户外炉子。他们每天走同一条路,穿过树林,越过铁路。

3月24日,这里似乎又恢复了平静,直到回家的路上响起了枪声。

“声音太大了,我什么都听不见,”西卡说。他们都同时倒在地上。她的母亲静静地躺着。“我叫她,但她没有动,”她说。她抬起头,看见了血——她母亲的脸上、头发上,地上也有一滩一滩的血。

她的母亲当场身亡,她也叫泰蒂安娜,是一名家庭主妇,享年46岁。后来,俄罗斯士兵拘留了她的丈夫,当他要求取回妻子的尸体时,他们用手铐铐住他,用袋子罩住他的头。当业晚些时候,他们放了他,让他仍然铐着手铐蒙着眼睛,把他扔在了镇上的另一个地方。

这是3月24日泰蒂安娜·西卡被杀的街角。俄军士兵在墙后站岗。
这是3月24日泰蒂安娜·西卡被杀的街角。俄军士兵在墙后站岗。

奇怪的是,他们允许西卡的继父取回她的尸体,并给了他一辆崭新的红色轿车——是偷来的——把她载走。第二天早上,家人把她埋在了花园里,并把车停在了门口。

死者的母亲柳德米拉同意布查许多平民的观点:随着战争进行,俄罗斯军队的情绪和行为变得越来越丑陋。“第一批是和平的,”她在谈到俄罗斯士兵时说,并要求不要公布她的姓氏。“第二批就变糟了。”

其中一些暴力行为似乎是出于恐吓目的,显得非常冷漠,但俄罗斯军队对适龄男性尤为怀疑,经常指责他们是乌克兰国防部队的成员,然后将他们带走审问。

退休眼镜师娜塔莉亚·奥列克桑德罗娃说,士兵们拘留了她的侄子,说他们会带他去问话两天。他们将他拘留了三个星期。俄罗斯军队离开后,邻居发现他死在地下室里。“他们一枪打穿了他的耳朵,”她说。

报复性杀戮带来另一种威胁

在3月的最后一周,乌克兰军队发动了反攻,重新夺回了基辅西北郊区。布查的战斗迅速加剧,俄罗斯部队开始准备撤离。

在一个儿童夏令营的地窖里发现了五具尸体。
在一个儿童夏令营的地窖里发现了五具尸体。
墙和地面上有凝固的血迹。墙上也可以看到弹痕。
墙和地面上有凝固的血迹。墙上也可以看到弹痕。

他们最后的行动之一是射杀在押者以及任何碍事的人。警方后来在一条街道的空地上发现了一家五口人,其中包括两名女性和一名儿童,他们的尸体被丢弃并焚烧。

至少有15人被发现双手被绑,死在城市的不同地方,这表明不止一个俄罗斯部队拘捕和处决了一些人。在一个儿童夏令营的地窖里发现了五具尸体,该夏令营曾被俄罗斯部队用作基地。亚布伦斯卡街也发现了一些尸体,还有更多尸体在玻璃厂被发现。

在附近的莫蒂钦村,村长、她的丈夫和儿子被发现埋在村边,复仇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他们的死亡。他们身上有经过拷打的迹象:儿子的手指被打断,村长脸上有挫伤,这些都因为乌克兰人摧毁了一辆卡车和一辆装甲车,愤怒的俄罗斯军队开枪射杀他们。

“这是报复,”退休的高中物理老师阿纳托利·罗申科说,他的儿子娶了被杀的村长奥哈·苏肯科的女儿。罗申科亲眼目睹了墓穴的挖掘过程,墓穴里还有另外三具尸体。

当地居民描述称,乌军的一次伏击炸毁了装甲车和补给卡车,导致了俄军针对平民的一系列暴力事件。这些叙述得到了一名当地军事指挥官的证实。

当地民间志愿军分队的负责人谢尔伊·彼得罗夫斯基说,到第二天,俄军一辆装甲运兵车沿街行驶,用重机枪向民居随意开火。他不知伤亡究竟有多少,但他说,在俄军撤离后,他在村庄内外找到了20具尸体,这些人都是在类似情况中丧生的。

“他们见什么都开枪,”罗德琴科说。“向房屋开枪。向街上一名妇女开枪。向狗开枪。”

罗德琴科说,就在同一天,俄罗斯士兵抓走了50岁的苏赫科、她57岁的丈夫伊霍尔·苏赫科,以及他们25岁的儿子亚历山大。他们三人的尸体都在墓中被发现。

“我真的不明白,”罗德琴科说。“是,村长帮了乌克兰人。但为什么杀掉亚历山大?他做了什么?”

他说,俄军在村里出现,“就像一场噩梦。”

一通欣慰的电话,然后再无声息

在乌军重新控制布查后的几天里,警方和墓地工作人员开始搜寻各处的尸体,将沉重的黑色尸袋装上白色货车。在车后厢门的泥泞上,工人们写下了“200”,这个词在苏联军事用语中是战争死者的意思。

到4月2日,他们已找到100多具尸体,周日那天,布查地区的尸体数量已经达到360多具。官员称,死者中有十名儿童。

一名45岁的男子被发现死在厨房的地板上,尸体被收尸人员抬走。
一名45岁的男子被发现死在厨房的地板上,尸体被收尸人员抬走。
六名老人死于饥饿,老人的尸体被安置在养老院。
六名老人死于饥饿,老人的尸体被安置在养老院。
警方调查人员和墓地工作人员对镇上发现的尸体进行了调查。调查人员说,在一堆六具尸体中发现了一个四口之家的烧焦遗骸。
警方调查人员和墓地工作人员对镇上发现的尸体进行了调查。调查人员说,在一堆六具尸体中发现了一个四口之家的烧焦遗骸。

4月3日,玛塔·基尔米奇在网上疯狂搜索布查相关新闻。她老家在摩尔多瓦,与丈夫和儿子在乌克兰切尔尼戈夫市附近生活了十年。

她最后一次与38岁的丈夫德米特里·什基连科夫通话是在3月中旬。他是一名建筑工人,一个月前离家,回到布查的一个新房产开发项目中工作。

虽然手机信号断断续续,但他还是在3月9日一早给妻子打了电话。“他说,‘这边有人被枪击了,但我还好,’”她说。他第二次来电话大约是在凌晨5点30分,把她吵醒了。“他用那样欣快的语气对我说,‘亲爱的,我还活着。’他听上去真的很开心。”短短30秒的通话也让她开心起来,但此后,她再也没能联系上他。

后来,她看到了第一批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其中有一名男子双手被绑,倒在亚布伦斯卡大街上,身边是货物托架和建筑材料。她立刻认出那是她丈夫。他面孔朝下倒在那里,看不见身下的双手。

晚些时候,她发现了另一张照片,他已被移走,但附近的两具尸体仍在那里。她抱着希望,或许他只是受伤了,被送进了医院。

布查地区首席检察官鲁斯兰·克拉夫琴科在接受采访时说,上周末在布查及其周边地区发现的360具尸体中,有250多人是被子弹或弹片杀死的,这些死亡事件都被纳入了战争罪行调查。还有许多人死于饥饿、寒冷、缺乏药物和医护等原因。

克拉夫琴科坐在车中,翻看手机上的文件和尸体照片。他说,随着警方继续搜寻尸体,了解到的信息也越来越多。他说,总的来讲,在范围更广的布查地区,至少有上千人死于战争。

绝大多数死者都是平民。布查市公墓官员谢尔伊·卡普利奇尼说,该市遇难者中只有两名乌克兰军人。

俄军的暴行激怒了全世界,并强化了西方国家反对普京总统血腥侵略的决心。

“俄罗斯联邦的恐怖分子和刽子手军队的残暴程度是没有止境的,”调查专员丹尼索娃写道。她呼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重视俄罗斯在乌克兰犯下这些战争罪行的事实”。

教堂附近的公共墓地。
教堂附近的公共墓地。
死者绝大多数是平民。
死者绝大多数是平民。
现年50岁的弗拉基米尔·费奥克蒂斯托夫于3月4日被俄罗斯士兵枪杀。
现年50岁的弗拉基米尔·费奥克蒂斯托夫于3月4日被俄罗斯士兵枪杀。
他的母亲海琳娜·费奥克蒂斯托夫在墓地哀悼他。
他的母亲海琳娜·费奥克蒂斯托夫在墓地哀悼他。

当地居民和调查人员均表示,一些最恶劣的罪行——包括拷打、强奸和处决被拘者——都是驻扎在布查玻璃厂的部队所为。地区检察官克拉夫琴科说,调查人员找到了一台俄军遗留的计算机服务器,可以帮助他们确定暴力事件的始作俑者。

“我们已经列出了相关军人的名单和资料,”克拉夫琴科说。“这份资料多达上百页。”

乌克兰检察总长伊琳娜·维涅迪克托娃表示,乌方调查人员还拥有各国机构、公民和记者的提供的巨大资源,他们在政府门户网站warcrimes.gov.ua上发布了7000多份视频和照片。

“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这些内容是可以作为法庭证据的,”她说。“那可是7000份视频和照片证据。”不过,未来还是会有一个漫长而艰苦的鉴定过程。

基尔米奇还是没能得到关于她丈夫——那名建筑工人——的消息。她打电话给一处政府办公室,结果被告知需要等上一个月才能得到消息。

在电话里,她的声音泫然欲泣,充满绝望。“就剩儿子和我两个人了,我们是不会放弃希望的,”她说。

墓地草地上的尸袋。
墓地草地上的尸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