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一个由战争罪犯统治的超级大国

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严重破坏了冷战结束以来维持世界大部分地区稳定与繁荣的广泛框架,这令人难以置信,但也已经是无法否认的现实。这一框架的很大一部分依赖于西方与普京共存的能力,因为他扮演着“坏小子”的角色,挑战世界秩序的极限,但从未大规模地破坏它们,我们在很多方面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一点。

但随着普京无端入侵乌克兰,不分青红皂白地摧毁城市,大规模屠杀乌克兰平民,他从“坏小子”变成了“战争罪犯”。俄罗斯是一个跨越11个时区,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和矿产资源的国家,而且它拥有的核弹头比任何国家都多,一旦它的领导人成为战争罪犯,从此必须被世界遗弃,我们所知道的世界就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再没有什么和以前一样了。

如果安理会中有一个由战争罪犯领导的国家,他可以否决每一项决议,那么这个世界怎么能有一个有效的联合国?在无法与地球上最大的陆地国家合作时,世界怎么能有任何有效的全球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在我们与莫斯科之间没有信任、几乎没有沟通的情况下,美国如何与俄罗斯在伊朗核协议上密切合作?我们如何孤立和削弱一个如此强大的国家,而且我们知道,一旦它解体,可能比它强大更危险?当受到制裁的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小麦和化肥出口国之一时,我们如何以合理的价格为世界提供粮食和燃料?

答案是我们不知道。也就是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不确定的时期,这是自1989年以来——甚至可能是1939年以来——我们从未经历过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