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迎来首位黑人女性大法官,这意味着什么?

阿拉巴马州一案也涉及到该法案第二条,不过是在重划选区的语境下。最高法院在2月发布临时判决时,自由派大法官提出了不同意见,因此,等到最高法院对此案的是非曲直做出裁决,这些大法官的立场应该不会改变。

作为最高法院的资浅成员,杰克逊法官至少将承担两项不同职责。她还将担任监督最高法院食堂的委员会委员,并在大法官召开闭门会议时为奉命前来送还遗失物品的助理法官开门。

至于最高法院的实际工作,大法官们都声称,可能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适应。

“头三年我都过得战战兢兢,”1994年进入最高法院的布雷耶大法官曾在2006年接受采访时表示。

这种情况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变。“才智那样非凡的布兰代斯都说过,他花了四五年时间才觉得自己弄明白了最高法院的法学问题,”费利克斯·弗兰克福特大法官曾这样描述路易斯·布兰代斯大法官,后者于1916至1939年在最高法院任职。

杰克逊法官才51岁,可能要在最高法院任职数十载,不断积累经验,提升地位。在未来的日子里,最高法院的构成将会发生变化——接下来与她共事的大法官里有四位年逾67岁——其大方向也可能改变。因此,杰克逊法官不仅有机会成为一位开创性的大法官,她还可能产生深远且重大的影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