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走向生死存亡未知的新时代

美国和苏联固守着“相互保证毁灭”的原则:核武器太多了,如果一方用它们发动攻击,我们被告知另一方会立即作出反应,从而导致两国——甚至可能全世界——都被毁灭。

这个想法提供了一些保证,但还不够。可能会出错的念头像易燃的烟雾一样挥之不去。它令人提心吊胆。在1983年的热门电影《战争游戏》(WarGames)中,一名高中生黑客意外连上了北美空防司令部的计算机,并且,他以为只是在玩游戏,差点挑起一场核战争。

在这样的不确定中长大,相信世界随时可能会结束是什么感觉,我发现很难向年轻人解释这一点。在六年级时往一个时间胶囊里填东西然后把它埋起来,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种感觉,它不仅仅是一个课上练习,而是带着一种痛苦——我们所知道的一切都可能被抹去,后代对我们的所有了解都局限在一个胶囊里。

恐惧弥漫在身边,以至于它变得寻常;它被削弱了。恐惧并没有使人虚弱。相反,它似乎令人产生了一种要去完成遗愿的冒险精神,即使儿童也是如此。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会怎么做?它令人感到压迫的同时,也令人感到解放。

然后,在1991年,当我快要大学毕业的时候,苏联解体分裂,冷战戛然而止。在那段时间里,乌克兰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成为了独立国家。

我相信,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认真思考关于“相互保证毁灭”的问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