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年护理医院疫情凸显医疗危机和防疫挑战

自从两年前武汉首次出现新冠病毒以来,中国通过封控、限制旅行、大规模病毒检测和监控等努力,已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新冠病毒的传播。但随着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出现,中国近几个月来在遏制疫情上一直困难重重。中国曾对西安、深圳等主要城市进行封城,东部地区的整个吉林省也处于封控状态。

上海的官员们曾提出理由说,上海在经济上的作用非常重要,不能进行全城封控。但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激增已导致官员在上周采取了分片封控措施。将城市分为两个部分,先在浦东、后在浦西关停企业,暂停公共交通,将居民限制在住宅楼里,以便进行大规模病毒检测。

上个月,检疫人员在被封闭管理的一个上海住宅区外设置路障。
上个月,检疫人员在被封闭管理的一个上海住宅区外设置路障。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分片封控的推出颇为混乱。随着居民们疯狂购物,杂货店的货架被抢购一空。由于无法去医院治疗,患有致命疾病的人在网上发求救贴。隔离设施和医院里挤满了病毒检测呈阳性者,因为即使没有症状,也必须集中在隔离设施中。

但东海医院的危机暴露了一个更深层次的挑战:如何保护中国的老年人,他们本来就更易感染病毒,尤其是如果生活在受疫情围困的设施中。让情况变得更糟的是,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最近的说法,中国80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打过两剂疫苗的只略微过半,而这个年龄段的人中打过疫苗加强针的只有不到20%。

官员们把香港的疫情作为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指出来。香港的死亡人数在最近几周出现激增,病死率在未接种疫苗的老年人中尤其高。

目前还不清楚东海医院已经死了多少人,也不清楚这些死亡是否与那里的新冠疫情有直接联系。那里的疫情是《华尔街日报》最早报道的。一名在东海老年护理医院接听电话的女子证实,医院暴发了新冠疫情,但拒绝透露确诊病例数,也拒绝提供其他细节。虽然博主们已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分享了有关东海医院疫情的照片和描述,但中国官方媒体未对此进行报道。上海也没有正式通报过新冠病毒的死亡病例。记者上周五打给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电话时无人接听。

那两名护工给记者看了他们在医院工作的证据。他们说,自己是最近才被招到医院工作的,但并没有被告知那里的情况。他们来医院后才震惊地发现,自己被分配到一个住满了新冠患者的病房工作。他们说,由于接触了新冠患者,他们被限制在医院里,不能离开。

去年在上海疫苗接种点外排队的人。中国80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打过两针疫苗的只略微超过一半,这个年龄段的人中打过疫苗加强针的只有不到20%。
去年在上海疫苗接种点外排队的人。中国80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打过两针疫苗的只略微超过一半,这个年龄段的人中打过疫苗加强针的只有不到20%。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一天夜里,大约是凌晨3点,他们被医院的工作人员叫醒,被安排去干一件他们说不是他们被雇来做的工作:把一具尸体抬到临时的停尸房去。他们说,五名护工把那具尸体抬进了一个房间,那里已存放了大量的尸体。

住在医院另一栋楼里的上海居民陈女士的母亲张美珍(音)上周在该院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陈女士在电话采访中说,母亲的症状很轻。尽管如此,她仍很担心,因为没有医生或护士照顾她母亲,她母亲也没有接种疫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