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封锁中的上海,我们活得越来越像一座孤岛

但在此后两年时间里,人们摆脱了对新冠疫情的担忧。尽管未接种疫苗的人现仍面临很高风险,但在一个奉行新冠清零政策的国家,我们的生活基本是正常的。在美国亲友遭遇学校长期停课、需要在家工作的情况时,在上海,我的女儿可以继续参加儿童聚会,开始上幼儿园,我和丈夫也有了第二个孩子。我们偶尔才佩戴口罩。大部分时候都不需要。

最近扩散开来的奥密克戎亚型变异株BA.2令人不安,因为我们已经太过习惯不受新冠影响的生活。可能在大多数人看来,封锁是必要的,也是可以接受的:这是为了潜在的长期利益而忍受短暂的痛苦,尽管有人抱怨称,短期封锁可能变得更长。但到目前为止,至少在我的朋友和邻居里,这也只是抱怨。我们还没有遭遇新冠疲劳。

但现状若是不变,人们总会厌倦。他们会受够封锁,受够在家工作,受够陪不能上学的小孩玩耍。这都是中国以外的人长期以来非常熟悉的新冠经历。在中国的人也将受够强迫服从(“大白”来敲门,拒绝检测程序将遭受的刑事处罚)。他们会厌倦与亲人的分离。

因为我接种了疫苗,比起生病,我更担心的是如果我检测出阳性,会被迫与家人分开。我的儿子还在母乳喂养,他怎么都不肯用奶瓶,还对配方奶粉过敏,与他分开将会是一场噩梦。

3月,穿着防护服的卫生工作者在被封锁的上海居民区外休息。
3月,穿着防护服的卫生工作者在被封锁的上海居民区外休息。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眼下在上海,浦东这半个城区刚刚结束的封锁正在以各种方式被延长。如果你所住楼栋出现病例,整栋楼都将被封锁14天。如果你所在小区出现病例,也要足不出户七天,然后在小区内继续被隔离七天。如果你所在街道出现病例,那么你七天都不能离开小区附近。若是街道没有病例,你才可以自由走动。不管是哪种情况,被检测出阳性的人都会被带走集中隔离。

我告诉丈夫,如果我们刚好属于第三种情况,那我就再开心不过了:小区会被封锁,但我们可以出门享受新鲜空气、小区花园、树篱和小径。我意识到,我的想法非常中式:尽管病毒在外肆虐,我在严格的边界内享受自由就可以了。第四个选择,也就是在上海自由活动,感觉太过头、太多不确定了。过去这几年,我越来越像个孤立主义者——孤立在中国,在上海,在长宁,在古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