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俄罗斯与经济考验中国模式

有人分享了前国家主席江泽民1999年与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夫人贝尔纳黛特·希拉克跳舞的照片。那曾是中国在世界上更受欢迎的时代。

有人引用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著名说法,即中国应该“不折腾”,一名中国外交官曾将其解释为避免像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政治运动,使国家陷入混乱和贫困。在当前语境下引用这个说法,等于是不直接地批评习近平的执政方式。
有人甚至以苏联为例,证明独裁的危险。据一篇发在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的文章,一个现代化国家“应该有制度防止一个人可以把一个国家带到深沟的现象出现”。

公众积压的愤怒不太可能足以影响政府的决策,或对中共统治构成威胁,中共善于通过灌输和恐吓来让人民老老实实。但这些网上言论标志着与习近平统治下万马齐喑气氛的偏离。

两年前,中国庆祝其自上而下治理方式的优越性时指出,武汉只用了10天时间就建成了方舱医院,在三个月内就遏制住了新冠病毒的传播。如今,许多人将这些临时建造的隔离中心视为政府固执地坚持其代价高昂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的体现,该政策似乎主要是为了证明中国制度的优越性。

有人已在将中国不可漏过一人的疫情控制措施称为“白色恐怖”,暗指身穿白色防护服的社区工作人员大军。人们分享了抗议活动的视频和照片,示威者在抗议中高喊,“我们要工作!”、“我们要吃饭!”。

一些评论者说,中国政府浪费了早期在疫情防控上取得的成功,因为它认为,仅凭政治意愿就足以击败病毒。这些人问政府,为什么不把消耗在大规模检测和隔离的大量资源花在推动疫苗接种上,尤其是在老年人中。他们问政府,出于民族自豪感不批准更有效的西方疫苗,是不是不负责任。

北京的一个新冠病毒检测点。国内的网上评论已呼吁政府结束新冠清零政策,说它使许多人失去工作和收入。
北京的一个新冠病毒检测点。国内的网上评论已呼吁政府结束新冠清零政策,说它使许多人失去工作和收入。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许多人指责政府对企业和个人不得不做出的巨大牺牲视而不见,有人抱怨他们度日艰难,无法偿还房贷和其他个人贷款。人们感到愤怒,因为医院根据新冠病毒限制令将患者拒之门外,导致有人死于心脏病、哮喘、癌症和其他疾病。

网上流传的一句讽刺说法是:“只要你不是得新冠死的,怎么死都可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