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双年展上的萨米人:冰原并非一无所有


宋佩芬为FT中文网撰稿

2月下旬的北极圈内,虽然日落时间越来越晚,气温仍然远远低于零下10度。站在挪威考托基诺(Kautokeino)苔原上,数百头驯鹿围著我吃饲料。我问站在身边、今年25岁的阿娜-卡蒂亚(Ánne Kátjá),4月下旬是否到威尼斯参加由挪威王室和萨米议会共同主持的派对晚宴。“去不了呢!” 这位驯鹿牧民的女儿对我说,“那时候我必须和父亲将驯鹿赶到我们在阿诺伊和卡根两个岛上的夏季牧场,让母驯鹿们可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