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争取民主,他们从都市走向丛林

“他们是懦夫,”他谈到自己15岁时加入的武装部队时说,“他们是不会思考的机器人。”

对于缅甸年轻一代的成员来说,政变即是回到几乎无法想象的过去,一个没有Facebook和外国投资的地方。在之前的军政府治下,缅甸一直是地球上最孤立的国家之一。自政变以来,由敏昂莱大将领导的新军政府禁止社交媒体,破坏经济并再次使整个国家陷入贫困。

“将军们偷走了我们的未来,”在政变之前在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一家酒店担任厨师的哥阿卡(Ko Arkar,音)说。

吴孟吉在与军政府的战斗中腿部中弹,在克伦邦的一个偏远民兵营地进行了两次手术。
吴孟吉在与军政府的战斗中腿部中弹,在克伦邦的一个偏远民兵营地进行了两次手术。

他以前的生活就是整天忙着撇去牛肉汤里的浮沫,将牛排烤至完美的半熟。现在,他与一名网络工程师、一名服装厂工人和一名东南亚运动会帆船奖牌获得者一同在前线巡逻。

缅甸以前也有几代年轻人曾试图将军队赶出丛林。这发生在1962年军队第一次政变之后;也发生在1988年缅军在缅甸版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中粉碎了大规模抗议活动之后。大约35年前,学生和知识分子逃到了人民防卫军现在藏身的那片森林。

他们也与几十年来一直争取自治的少数民族叛军结盟。几年后,这场由学生领导的武装运动失败了。给他们提供庇护的民族团体发现,这些学生和他们的同胞并没有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致力于民族平等的概念。军队仍然掌权。

这一次,抵抗组织得到了更好的组织和更好的资金支持。它利用了全国各地年轻人的能量,他们在城市和农村环境中战斗。而且,它与少数民族武装组织的合作也更加友好,比如代表克伦少数民族的武装组织,他们一直在进行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内战之一。

“我们知道缅军有多邪恶,他们一直在杀害我们的人民,强奸我们的妇女,”克伦民族解放军的一名营长苏布包(Saw Bu Paw,音)说。该组织是数十个少数民族反抗组织之一。“随着政变发生,整个国家的所有人都了解了他们的邪恶本性。”

流离失所的人们在克因邦的一个营地里。
流离失所的人们在克因邦的一个营地里。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约翰·亨利·纽曼离开天主教神学院成为一名民兵战士。
约翰·亨利·纽曼离开天主教神学院成为一名民兵战士。

联合国调查人员表示,缅甸军方对待该国一些少数民族的方式带有种族灭绝的特征。本月,美国还将缅甸军队针对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运动列为种族灭绝。

虽然没有可靠的数据,但据传闻,缅甸军队的逃兵人数似乎正在上升。甚至在政变之前就已经存在兵源和薪水不足的问题。

“现在谁想当兵?”一位韦医生问道,他也曾是缅军军医,现在在森林里为人民防卫军服务。“这是一个可耻的职业。”

战争是丑陋的,叛军被指控滥用权力。在这些城市,人民防卫军的成员进行了暗杀和爆炸活动,这引起人们的质疑他们是否有时在争取民主的幌子下解决个人恩怨。

尽管如此,抵抗运动仍在不断壮大,吸引着一些意想不到的新成员。

直到去年,约翰·亨利·纽曼(这是他的教名)还在仰光的一所罗马天主教神学院学习,准备成为神父。他曾经练习抚摸念珠的手指一次又一次地按下步枪的扳机。他说,去年12月在缅甸东部的战斗中,敌人离得太近,他开枪了,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子弹是否击中了敌人。

“杀人是一种罪恶,”他说。“但在一场正义的战争中则不然。”

位于泰国和缅甸之间的莫伊河沿岸的一个难民营。
位于泰国和缅甸之间的莫伊河沿岸的一个难民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