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谈判取得进展背后,俄罗斯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前英国驻俄罗斯外交官、欧洲改革中心外交政策负责人伊恩·邦德表示,俄罗斯在2015年吞并克里米亚后并没有停止战斗,而是积极支持顿巴斯的分离主义分子。“我对俄罗斯人放弃战争持怀疑态度,”他说。“我们之前在2014年和2015年看过这幕戏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暂停。”

研究俄罗斯宣传史的伊恩·加纳在Twitter上指出,“普京的俄罗斯——实际上,是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多年来一直处于肮脏的、无休止的冲突之中”,他还说摩尔多瓦的德涅斯特河沿岸、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和顿巴斯,所有这些都是俄罗斯军队在其他国家支持分离主义运动的地区。“也许没有结束,”他说,只是“在中场休息”。

乌克兰高级谈判代表米哈伊洛·波多利亚克在周二的会谈后表示,双方正在认真讨论乌克兰的中立性问题,一项由美国、英国、土耳其、法国和德国等北约成员国保障其安全的条约,一个停火协议以及人道主义走廊。

乌克兰和西方官员还表示,俄罗斯可能会愿意让一个非军事化的乌克兰加入欧盟,前提是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或允许任何外国军队驻扎。

但安全分析师质疑这样一项协议的诚意。

邦德说,乌克兰的中立问题在于,到目前为止,它希望能够做出担保的国家没有一个同意这样做。他说,这相当于北约成员国换个名头进行集体防御,因此极不可能。

至于欧盟成员国身份,尼布利特说,这对普京来说是最大的危险,普京曾在2014年迫使时任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放弃与欧盟的贸易协定,帮助刺激了乌克兰的暴乱。尼布利特说,如果乌克兰现在加入,与俄罗斯相比,该国的经济发展速度会更快,“最终就像在朝鲜旁边出现一个韩国,我不觉得普京会接受这一点。”

周一,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一名乌克兰士兵正在查看一个多星期前无人机拍摄的伊尔平的视频。
周一,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一名乌克兰士兵正在查看一个多星期前无人机拍摄的伊尔平的视频。 Daniel Berehul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说,更重要的是,欧盟条约也包含集体防御承诺。

不过,布勒格说,欧盟需要就乌克兰加入欧盟的可能性向该国作出明确回应。“无论乌克兰是否因此成为欧盟成员国,这不由俄罗斯决定,”他说。“但欧盟需要对乌克兰的未来作出绝对清晰的表示,这是道义上的责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