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认为西方正在堕落,他错了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历史学家有许多理论,但一个重要因素肯定是帮助建立政治合法性的规范被侵蚀,以及——尤其是在公元180年左右之后——一些罗马人对彼此使用暴力的意愿不断增长。

今天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显然与古时候的危机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然而在当今,每个月都会有事件更进一步地揭示美国政体的很大一部分——包括政治精英的成员——都蔑视民主原则,而且为了赢不惜一切代价。

上一任总统在选举失败后仍试图保留权力,他煽动的暴徒冲进了国会大厦,可是我们却如此迅速地将这一事实当作正常。许多人参与了推翻选举结果的行动——我们最近了解到,其中一位是最高法院现任法官的妻子,该法官甚至在关于那件未遂政变的案件中都没有自行回避。

虽然特朗普连任的努力失败了,但如今回头看,他所在政党的大多数人实际上已经支持了这一企图。

为什么这与乌克兰有关?普京实际上在打赌,在他征服的过程中,软弱无力的西方会袖手旁观。但相反,拜登总统非常有效地动员了一个民主联盟,该联盟迅速向乌克兰提供援助并帮助羞辱了侵略者。

但是下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时,美国可能无法领导一个有效的民主国家联盟,因为到那时我们自己已经放弃了民主价值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