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我的车》闪耀奥斯卡,日本电影人回归国际舞台

然而,在某种程度上,《驾驶我的车》在国际上的成功源于它超越了日本国内电影产业的局限,在这个封闭的行业里,大多数电影只能在日本本土上映。

滨口龙介的这部电影根据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改编,描绘了“一个容易被外国人接受和理解的日本”,东京的电视制片人、前影评人津田玉木(音)说。这部电影的内容显然是国际性的:主人公在执导契诃夫《万尼亚叔叔》的话剧演出,剧目中的演员来自多个国家,说不同语言,包括韩国手语。

该片“触及了每个人都有但很少说出来的感情,”津田说。“这不是一部你必须了解日本才能真正喜欢和理解的电影。”

滨口获奖后在后台采访时说,他认为这部电影的主题很容易跨越国界。“我觉得这个关于失去,以及如何在失去后继续生活的故事,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他通过翻译说。

这部电影展现了一个国际化的日本,刻画了生活在社会孤立中的人物,可能也呼应了当今西方对日本社会的印象。

“我们正在研究目前更广泛的国际文化对日本的特性有什么样的看法,”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日本研究高级讲师珍妮弗·科茨说。她表示,随着新闻媒体开始描述日本的孤独流行病或被称为“家里蹲”(hikikomori)的极端隐居者现象,那些能够打动日本以外的影评人和观众的电影往往是“关于安静创伤的电影”,会表现出“一种情感克制的风格”。
奉俊昊执导的关于阶级斗争的韩国惊悚片《寄生虫》创造了奥斯卡历史,在2020年成为第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电影,与它不同的是,《驾驶我的车》并未直面日本社会的问题。它传达的社会信息或许更安静,在这个边境仍对国际游客关闭、移民仍是一个敏感话题的国家,电影远离了对日本内部的关注。
西岛秀俊(左)和三浦透子在《驾驶我的车》中。
西岛秀俊(左)和三浦透子在《驾驶我的车》中。 Bitters End

这部电影在日本的票房并不是特别成功,自8月上映以来,票房仅为8.89亿日元(略高于700万美元),大部分日本观众都是在它获得奥斯卡提名后才去看的。“是外国奖项的提名让日本人从沙发上起来,走进了影院,”津田说。

在过去14年里,日本本土电影的票房一直超过美国大片,因此该片在国内的惨淡表现值得注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