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美国既误判了阿富汗,又误判了乌克兰

其他前情报官员认为,能够准确评估战斗意愿的通常是与友军一起训练和合作的军官。但是,负责监督欧洲和中东行动并多次在阿富汗服役的前中央情报局高级官员马克·E·波利默罗普洛斯说,当这些信息被传递给华盛顿的分析师时偶尔会遭到忽略。

“如果你向作战官员询问战斗意愿,他们会根据他们与友军的关系告诉你真实的情况,”他说。“我想任何一位作战官员都会告诉你,如果我们离开,阿富汗正规军没有那种独自作战的意愿,而且每一次都会这么说。”

尚不清楚美国是否准备在将来对此类评估作出更好的处理。在试图帮助台湾阻止来自中国大陆的攻击时,它已在面临类似的问题。

周三,基辅居民和志愿者在清理空袭留下的瓦砾,修理窗户。
周三,基辅居民和志愿者在清理空袭留下的瓦砾,修理窗户。 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问题是台湾人是否会表现出与乌克兰人一样的斗志,”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迈克·加拉格尔说。“答案很重要。因为如果我们怀疑他们不会,那么我们需要更积极地帮助台湾军队改革并修复他们的预备役和基础设施,趁现在还来得及,让他们成为更具杀伤力、更不易被击溃的目标。”

情报官员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正在失败。但他们认为,普京总统将调整策略,加大他最近几周采取的强硬攻击力度,或者寻求升级局势以迫使西方停止对乌克兰的支持。

也许乌克兰必输的想法不再被普遍接受,但一些立法者认为拜登政府仍在低估乌克兰军队。

“泽连斯基最终可能胜利,也许能让俄罗斯军队离开他的土地,”科顿说。“即使你一个月前不这么认为,你也不得不承认现在肯定是有可能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