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制度终将衰落

众人的智慧胜过狂妄自大者的智慧在任何系统中,信息如何流动是一个基本的表征。在民主国家,决策通常或多或少是公开的,有成千上万的专家提供事实和意见。去年,许多经济学家说通货膨胀不会成为问题,但拉里·萨默斯等人说会成为问题,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我们仍然会犯错误,但系统会吸取教训。

在专制国家,决策往往是在一个封闭的小圈子里做出的。信息流被权力扭曲了。没有人会对高层说他不想听的东西。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情报失误令人震惊。弗拉基米尔·普京不知道乌克兰人民想要什么,不知道他们将如何战斗,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军队是如何被腐败和贪污分子摧毁。

人们想获得最美满的人生。如今的人都希望拥有充实、丰富的生活,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力。自由主义的理想是让人们尽可能自由地构建自己的理想。专制政体为了秩序而限制自由。因此,许多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正在逃离俄罗斯。美国驻日本大使拉姆·伊曼纽尔指出,香港正在遭受毁灭性的人才流失。彭博社报道称,“教育、医疗保健甚至金融等行业的人才流失所带来的影响,可能会在未来几年让当地居民感受到。”目前,美国机构中来自中国的顶级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几乎与来自美国的一样多。只要有机会,有才能的人就会去往让自己有成就感的地方。

体制内的人变成了黑帮分子。人们通过无情地服务于组织和官僚机构在专制制度中脱颖而出。这种无情使他们意识到其他人可能更无情、更善于操纵,因此他们变得偏执和专制。他们常常把权力个人化,所以他们就是国家,国家就是他们。任何异议都被视为对个人的侮辱。他们可能会实践学者们所说的“消极选择”。他们不雇佣最聪明最优秀的人。这些人可能具有威胁性。他们雇佣的是最笨、最平庸的人。就这样得到一个由三流人员组成的政府(看看俄罗斯军队的领导人)。

民族国家主义的自我陶醉。每个人都有崇拜的东西。在自由民主国家,对国家的崇拜是特殊的,对自由理想的普遍热爱可以制衡它。随着共产主义的灭亡,威权主义失去了普世价值的一个主要来源。对国家荣耀的追求带有一种令人迷醉的原教旨主义。

“我相信激情,相信激情理论,”普京去年宣称。他还说:“我们有一个无限的基因密码。”“激情”是俄罗斯民族学家列夫·古米廖夫创立的一种理论,认为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精神和意识形态能量水平,都有自己的扩张精神。普京似乎相信,俄罗斯在一条又一条战线上都是出类拔萃的,而且“正在前进中”。这种荒诞的民族主义误导人们去追求远远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野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