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和俄乌战争颠覆全球化观念,将世界推向分裂

“我们正走向一个经济上更分裂的世界,这也反映出一个显然在政治上更分裂的世界,”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爱德华·奥尔登说。“我不认为经济一体化能在政治解体时期幸存下来。”

“全球化和经济相互依存是否减少了冲突?”他还说。“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直到不再如此。”

随着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和“美国优先”的推进,以及进步左派日渐强大,反对全球化的势头越来越大。疫情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则让现有经济秩序的不确定性得到了鲜明体现。

拜登总统周五警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果北京在乌克兰战争中向俄罗斯提供物资援助,将会产生“后果”,这是一种含蓄的制裁威胁。中国批评了对俄罗斯的制裁,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周六的讲话中表示,“不能把全球化‘武器化’。”然而,中国越来越多地实施经济惩罚——立陶宛挪威、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都是其目标。

所有这些混乱的结果很可能各国和企业都被吸引到各自的意识形态角落,拥有不同的市场和劳动力资源,就像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那样,世界也随之分裂成经济集团。

拜登从意识形态的角度将自己的外交政策界定为团结民主国家、反对独裁的使命。拜登还说,他正在为美国的中产阶级制定一项外交政策,其核心是让企业将关键的供应链和制造业移出中国。

这一目标之所以具有紧迫性,是因为疫情两年多来,这些全球联系受到了阻碍,这让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认识到,他们不仅需要关注效率和成本,还需要关注复原能力。本月,中国为遏新冠疫情而实施的封锁措施再次威胁到全球供应链。

上周,中国深圳市因对新冠的担忧而关闭,威胁到全球供应链。
上周,中国深圳市因对新冠的担忧而关闭,威胁到全球供应链。 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这种变化的经济影响是非常不确定的。新的经济集团的出现可能会加速资金流动和供应链的大规模重组,可能会减缓增长,导致一些短缺,并在短期内推高消费者价格。但对全球增长、工人工资和商品供应的长期影响则更难评估。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劳伦斯·布恩说,这场战争引发了“去全球化的力量,可能会产生深刻和不可预测的影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