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普京和特朗普:三个强人傻瓜

但要持续地扭转这股威权主义浪潮,两个重要前提必不可少。一是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以失败告终。这可能导致他失去权力。诚然,一个没有普京的俄罗斯也许不会更好——甚至可能更糟。但若是看好的那面,如果克林姆林宫有了一位更像样的俄罗斯领导人,这个世界都会变得更好。

第二个前提则更为关键:美国需要证明自己不仅善于结成海外同盟,而且也能在国内重新建立起健康的联合体——实现政府良好治理、经济增长、无争议的权力转移以及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正是因为过去曾拥有这样的能力,我们才得到了世界的尊重与效仿。我们曾是那样的——现在也可以那样。

若真能如此,音乐剧《汉密尔顿》里我最喜欢的歌词就完全能派上用场了。那是乔治·华盛顿向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解释他为什么自愿离任而不再竞选第三个任期的一幕:

华盛顿:“如果我们把这件事做好/我们就能教会他们该如何离开,/你和我——”汉密尔顿:“总统先生,他们会说你软弱。”华盛顿:“不,他们会明白我们的强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