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在全面崩溃后,俄罗斯才能重建

尽管如此,能够在一个充满活力、蓬勃发展的社会中长大,我觉得很幸运,我当然不想回到苏联时代。家人给我讲的那个时代的故事充满了暗淡。

他们谈被禁的文学作品(任何被认为与苏联价值观相违、或任何因政治原因逃离苏联的作家的作品)、旅行之难(没有党委允许是不可能的),以及食品和消费品的持续短缺。我当时年纪太小,不记得了,但我父母会为了每隔几个月出现在商店里难得一见的家具供应而排队数小时。1990年,消费品的供应仍然不稳定,我妈给我们买下了16岁以前每个年龄段穿的所有尺码的紧身裤,因为她认为,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这些产品不一定有供应。电影被审查,外国广播电台受到干扰。

虽然这些故事深深吸引着我,但从未经历过它们也让我感到欣慰。我竭力挖掘苏联人民日常生活中那些未被载入史册的微不足道的元素:一段早已被人们忘记的家庭音乐录影、一张令人尴尬的结婚照、一份传单、一个未必合适的时尚选择。我开始收集苏联时代剩余下来的东西,翻看旧的VHS录像带、朋友的相册、杂志剪报,去鲜为人知的跳蚤市场,收集一个已不复存在的国家的视觉文物。

2016年,我在新加坡生活时,用@sovietvisuals的网名创建了一个Twitter账号,与世界分享我临时拼凑起来的苏联档案。其他人开始把他们自己的照片、视频和个人故事提供给我,我的这个爱好成了一个我们共享的过去的贮藏室,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以批判的眼光反思那个时代的社会和文化规范,同时不回避苏联意识形态结构的残暴和压迫性的机会。我从没想到这会变得如此有预见性。

普京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按照他无所顾忌的说法),将我的国家推入被世界孤立的状态。考虑到他已给乌克兰造成的暴行和人权侵犯,以及他对乌克兰主权的公然漠视,俄罗斯被遗弃是正当的。难以置信,我们在过去几周里仿佛已被拉回到苏联时代,只不过这次比我们所能想象的都更恐怖、更压抑。由于严厉的制裁,俄罗斯不仅失去了西方资本主义提供的舒适,而且普京也在加倍努力地阻止任何异议的表达。

这场战争对乌克兰人来说意味着人间地狱。无数的生命受到沉重打击。看到我在那里的朋友们躲进防空洞让我感到惊恐。学校、医院、居民楼被炸弹摧毁,还有无辜者在试图逃往安全地带时被打死在街头的报道。这一切都极其残忍、不公平,也令人极为悲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