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民族:普京的族裔民族主义战争

就连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也已被总理莫迪推向了以他信奉的印度教为支配地位的族裔民族主义。在土耳其,埃尔多安总统在采取行动声援阿塞拜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和中亚的突厥语系民族的同时,已重新拾起奥斯曼帝国的历史故事。

在欧洲,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也一直在宣扬匈牙利的身份认同和民族主义,尽管有来自欧盟的谴责。他已向罗马尼亚和其他国家的匈牙利族人发放了匈牙利护照,允许这些人在匈牙利投票,到目前为止,这种做法给他带来一些选举优势。但欧尔班下月将面临议会选举,他与普京的长期密切关系已在政治上对他造成伤害,尽管他已经迅速转向支持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欢迎乌克兰难民。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几天前,赫尔松国家海洋学院的学生上月在庆祝乌克兰全国团结日的仪式上升乌克兰国旗。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几天前,赫尔松国家海洋学院的学生上月在庆祝乌克兰全国团结日的仪式上升乌克兰国旗。 Brendan Hoff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普京的这场族裔民族主义战争进行得并不顺利,这显然出乎他的意料。战争正在转向漫长而艰难的流血战,而不是一个速战速决的胜利。将这场战争描述为一场不同文明的战争已给俄罗斯入侵者制造了各种各样的困难,毕竟,如果像普京坚称的那样,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属于同一个民族,他们是在向自己的兄弟姐妹开火。

“对这些俄罗斯年轻士兵来说,杀死乌克兰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与乌克兰人有共同的语言和相像的面孔,”克勒斯特夫说。“与车臣人打仗更容易”。车臣人属于非斯拉夫民族,自叶卡捷琳娜大帝以来,俄罗斯一直在与这些高加索地区的人打来打去。

克勒斯特夫说,让普京非常失望的是,他发现乌克兰说俄语的人也在抗击他的部队。就连他最喜欢的乌克兰大亨——比如里纳特·艾哈迈托夫和德米特里·菲尔塔什——“也突然发现了他们自己的乌克兰国民性”。

普京也想在俄罗斯称之为“伟大的卫国战争”中打败纳粹德国的自豪感基础上努力建设一个更军国主义的社会。但曾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与俄罗斯并肩战斗、一起受苦的乌克兰,如今也在用同样的语言来描述抵抗俄罗斯入侵的战斗。克勒斯特夫说,对乌克兰来说,“这是他们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