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成为澳大利亚大选中的竞选武器

让她再次难过的是,保守派媒体用一段阿尔巴尼斯在2018年一次活动上用普通话说了几个词的视频来攻击他。陈莎莉希望自己的普通话说得更好,也希望年幼的儿子尊重和学习这个语言。

“这让我意识到他们愿意走入怎样的深渊,这场竞选可能会变得多糟糕,”她说。

曾任悉尼市议会议员的陈君选是自由党成员,他的家人于1882年从中国移居澳大利亚。他说,对华裔澳大利亚人来说,“这是困难的几年“。他还说,人们经常忘记的是,“反对中国人民与反对中国政府之间是有区别的。”

达顿和莫里森有时也试图表达这个区别。约5%的澳大利亚人口自称有华裔血统,这是一个有120万人的多元化群体。他们包括天安门“六四“镇压后逃离中国的人,也有来自香港、台湾或越南的人,以及近年间来澳大利亚上大学的人。

竞选新南威尔士州立法机构席位的工党候选人、现年50岁的李逸仙说,他在自己上个月的补选获胜选举中直接见证了这一影响。有人听到为他的自由党对手工作的志愿者对选民说,他们怀疑李逸仙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尽管他在悉尼出生,并在当地接受教育。

“不是公开说的。而是暗中这样做,”李逸仙说。“他们选择他们认为会接受这种信息的人群,小声对他们说,‘如果你投票给贾森(李逸仙的英文名——译注),你可能是给中国政府投了一票。’”

华裔澳大利亚人说,看到对他们的看法发生变化,伤害了他们的归属感。
华裔澳大利亚人说,看到对他们的看法发生变化,伤害了他们的归属感。 Matthew Abbo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政府说法的批评不仅来自政治上的反对派。

曾领导过几个联邦部门的退休情报官员丹尼斯·理查森在一次采访中说,政府暗示工党倾向于绥靖的不实之词已越过了“红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