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毁灭?泽连斯基如何回答

戈德温指出,这位曾是电视情景喜剧演员的乌克兰战时总统“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演员,讲述了这个世界上最深刻的真理,在有力的背景之下,他用一句诗表达了这个真理”。

莎士比亚对此一定会表示赞同,他知道危急关头才能彰显人格。泽伦斯基已经拿起武器,挺身对抗“无涯的苦难”。

正如莎士比亚剧院公司的常驻剧作家德鲁·利希滕伯格指出的,在那个如今正承受疯狂独裁者“暴虐的毒箭”的地方,哈姆雷特对自杀与死亡的不安引起了共鸣。

“在波兰或乌克兰等中欧国家有一个悠久的传统,就是使用莎士比亚作为一种对更广泛政治形势的隐喻,尤其是哈姆雷特,”他说。“波兰和乌克兰都有过作为国家不存在的时期,他们的语言被抹去,德语或俄语取而代之,成为国家的官方语言和文化。他们知道什么是‘毁灭’。”

乌克兰总统的讲话之所以如此有力,是因为全世界都陷入了这位郁郁寡欢的丹麦王子所提出的生存问题之中。

Lynsey Addari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旦俄罗斯军队来临,泽连斯基是生是死?乌克兰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存在下去吗?这场危机对美国和西方的身份认同意味着什么?当危机结束时,我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个星球还能继续生存下去吗?

泽连斯基和乌克兰人选择了坚持某些东西,并且选择了生存。他们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团结在一起,而美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我们在政治上变得越来越分裂,现实和假象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围绕口罩和新冠产生了破坏性的两党之争;还有我们贪婪、自私与亿万富翁的文化所产生的腐蚀作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